· 商標注冊
· 外觀設計專利
· 實用新型專利
· 發明創造專利
· 版權登記
· 計算機軟件著作權
· 科技類項目申報
 
利恒知識產權代理(天津)有限公司
聯系人:曹利男
電  話:15022388402
網  址: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www.ilczt.com
地  址:天津市河西區大沽南路與奉化道交口東北側晶采大廈2-2905
 
行業動態  
 
一字之差,“拉菲特”惹商標糾紛
  發布者:admin 發布時間:2018/2/28 14:08:33 閱讀:377次 【字體:

近日,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審結原告拉菲羅斯柴爾德酒莊(以下簡稱拉菲酒莊)與被告保醇公司、保正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判決兩被告立即停止對原告享有的 “LAFITE”注冊商標專用權的侵害,立即停止使用與“拉菲”近似的“拉菲特”標識并共同賠償原告包括合理費用在內的經濟損失人民幣200萬元。

原告是世界聞名的葡萄酒制造商。1997年10月,原告向國家商標局申請的“LAFITE”商標獲準注冊,至今有效。

2015年5月,原告發現兩被告大量進口、銷售帶有“CHATEAU MORON LAFITTE”“拉菲特莊園”標識的葡萄酒,前一標識使用于瓶貼正標,其中包含的“LAFITTE”,與原告“LAFITE”注冊商標僅一個字母之差,后一標識使用于瓶貼背標,其中包含的“拉菲特”,與可以被認定為原告未注冊馳名商標的“拉菲”構成近似。

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認為“拉菲”作為原告注冊商標“LAFITE”的音譯,經過在中國的大量宣傳和使用,已經具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專門指代原告以及原告所生產的葡萄酒商品?!襖啤幣丫朐嬉約霸嫠鈉咸丫粕唐沸緯晌榷ǖ?、唯一的對應關系。雖然“拉菲”商標在2017年3月獲準注冊,但本案被訴侵權行為發生在此之前,故請求法院對被訴侵權行為發生時未獲注冊的“拉菲”商標認定為原告的未注冊馳名商標。同時,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停止侵權、刊登聲明消除影響,并連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以及為制止侵權行為支付的合理支出共計人民幣500萬元。

上海知產法院審理后認為,本案原告主張作為未注冊馳名商標?;さ摹襖啤鄙癱曄褂玫納唐肺?3類的葡萄酒,而本案被訴侵權商品亦為葡萄酒,故兩者屬于相同商品。本案被訴侵權行為發生的時間早于原告取得“拉菲”商標專用權的時間,故對于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成立的相關判斷必須以“拉菲”在被訴侵權行為發生時是否屬于未注冊馳名商標作為事實依據。因此,本案中有必要認定“拉菲”是否屬于未注冊馳名商標。綜合本案查明的相關事實,足以證明我國相關公眾通常以“拉菲”指代原告的“LAFITE”商標,并且“拉菲”已經與原告的“LAFITE”商標之間形成了穩定的對應關系,在被訴侵權行為發生前“拉菲”已為中國境內相關公眾廣為知曉,“拉菲”可以被認定為未注冊馳名商標。

“LAFITE”系原告在我國注冊的商標,在我國具有較高的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被訴侵權葡萄酒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MORON LAFITTE”中包含的“LAFITTE”,與原告的注冊商標“LAFITE”僅差一個字母“T”,兩者在讀音、視覺效果等方面均存在較高的相似度,對于非使用法語作為母語的我國相關公眾而言,容易對商品的來源產生誤認或者認為其來源與原告注冊商標的商品有特定的聯系,兩者構成商標近似。因此,被訴侵權葡萄酒酒瓶瓶貼正標上使用的相關標識在我國侵犯了原告的“LAFITE”注冊商標專用權。

根據兩被告之間原有的投資關系、被告保醇公司的公司簡介中關于“依托于母公司上海保正國際物流有限公司‘全程物流,集成服務’的強大全球采購物流優勢”等介紹,以及其公司官網上的相關新聞內容等,可以認為被告保正公司系明知被告保醇公司進口并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的事實,并為其提供物流、倉儲等便利條件,幫助被告保醇公司實施商標侵權行為,故被告保正公司的行為亦構成共同侵權。

綜上,兩被告的被訴侵權行為侵犯了原告享有的“LAFITE”注冊商標專用權和“拉菲”的商標權利。

關于本案的侵權賠償。根據商標法第三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關于經審查異議不成立而準予注冊的商標,一方面規定該商標初步審定公告期滿之日起至準予注冊決定做出前,對他人在同一種或者類似商品上使用與該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的行為不具有追溯力。但另一方面又在上述有關不具有追溯力的規定的基礎上,規定因使用人的惡意給商標注冊人造成的損失,應當給予賠償。該條法律規定對該商標最終是否能被準予注冊不確定期間因使用人的惡意給商標注冊人造成的損失提供了救濟途徑。而本案侵權行為發生的時間早于原告取得“拉菲”商標專用權的時間,商標法及其相關司法解釋雖未規定未在我國注冊的馳名商標受侵害時可以獲得賠償,但本案被告保醇公司對“拉菲特”標志的使用主觀惡意明顯,結合商標法第三十六條第二款規定的立法本意以及對未注冊馳名商標的侵害確實也給權利人造成損失的實際情況,本案中兩被告應自其侵權行為發生時起根據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對原告予以賠償。鑒于原告因被侵權所受到的實際損失、兩被告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以及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均難以確定,上海知產法院根據本案相關情況酌情判令兩被告共同賠償原告包括合理費用在內的經濟損失人民幣200萬元。


來源:民生社會 看看新聞


 
 
 
Copyright (C) 2015 利恒知識產權代理(天津)有限公司 All Right Reserved.
聯系人:曹利男 電  話:15022388402 地  址:天津市河西區大沽南路與奉化道交口東北側晶采大廈2-2905